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曲阜钩沉 >

曲阜钩沉

曲阜祭孔乐舞略述!

来源:曲阜党政网—微信公众号    作者:曲阜文史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-09-30    点击数:

祭孔乐舞是祭祀孔子大典的专用乐舞,是乐、歌、舞三位一体的综合艺术形式,系雅颂之声,属於中国古代大雅之乐的范畴,是典型的东方古老文化。

祭孔专用乐舞的形成,可用十个字加以概括:乐源《韶》、舞因《夏》,诗隋牛蔡。

乐源韶,是说祭孔音乐源於虞舜时期的《韶》乐。《圣门礼乐志》总序云:“……特旨、厘定宫商,礼制乐章,尽美尽善,诚为千古未有之巨观,……适鲁观庙堂者,手披是编,如睹三代法物,聆九成之箫韶焉”。孔子称赞《韶》乐“尽美尽善”。故后人以《韶》乐致祀。“於齐闻韶,三月不知肉味”。

舞因《夏》,是说祭孔舞蹈因承於夏禹时期的《大夏》之舞。因其所用的舞具与《大夏》之舞完全相同,都是左手执籥,右手秉羽。而且两者的舞容、舞姿相近或相同(见《六代小舞谱》)。据《阙里文献考》记载,祭孔专用乐章形成时以“夏”字命名,今尚存其《诚夏》一章的歌诗。又据《律吕精义·卷九》云:“文舞用羽籥,何也?周礼舞大夏,大夏即文舞也。秉翟(读音敌)尾以为容,故谓之夏。徐州厥贡羽畎,夏翟是也。翟乃雉鸡之属……雉绝有力曰奋;素质五彩成章曰翚;专质五彩成章曰鹞,……雉其身有文章,其性又耿介,故先王贵之者。……是故,羽舞谓之文舞,取其耿介而有文章,类乎士之德也,……使人感於德也,深矣”。

诗隋牛蔡,是说祭孔的歌词内容。据《阙里文献考》记载,以歌颂孔子著述传道,授受於贤,经国立训为专用内容的祭孔歌诗。最早是由隋文帝杨坚的制乐官牛弘(时为吏部尚书)与蔡徵(时为礼部侍郎)于仁寿元年(公元601年),最先创作出来并实施于祭孔大典的。从此开辟了祭孔专用乐舞的新篇章。此制后世沿袭未易。随着孔子封谥爵位的不断增高,祭祀礼仪;愈演愈隆,每逢祭孔大典,总要大合乐舞。祭孔乐舞形成专用至今已有一千三百多年,历代有因有革,千锤百炼,逐步得以发展和完善。

历来祭孔用乐须经皇帝钦定钦颁,非常严格,要求一定得八音齐全。即以金、石、丝、竹、土、匏、革、木八种不同质的物,制器发八类不同声的音,一定要齐备,缺一不可。雅乐之器有大有小,有编有特,小者须合律吕之本数,大者须合律吕之倍数。故有一倍之器,二倍之器,三倍之器,四倍之器,器至於四方为全。例如金音之属钟,登歌钟为一倍之器;颂钟为二倍之器;镈钟为三倍之器;镛钟为四倍之器。又如石音之属磬,亦有登歌磬,颂磬,特磬之别。再如丝音之属琴与瑟,也有大、中、小之分。竹音之属箫有管箫、筊箫;笛、篪、管亦有大有小。(古管已被后世演变为排箫,又名凤箫)。土音之属埙,有大、中、小之分。匏音之属笙、竽,小者为笙,大者为竽,同时还有雅俗之别。革音之属鼓,名目繁多,形制不一,有鼖鼓(又名足鼓),鼉鼓、楹鼓(又名鼛鼓)、田鼓(亦名遡鼙)、鼗鼓、相鼓(又名雅鼓)、搏拊等。大者丈二,小者尺二。木音之属有柷,有敔。上述不同倍数的乐器,祭孔音乐应有尽有。古人以八音宜八气(即立春立夏立秋立冬与夏至冬至春分秋分等八个气节),宣八风(东南西北加四隅),配八卦。若音不齐或器不全,则为气缺气微,气缺气微则出乖戾之声,乖戾则属淫乱之音,有淫乱之音则为乐之不善,不善则失大雅之色,有失大雅岂能祀而致鬼神,用以和邦国。

八音之器,各具特色。钟磬燥湿而不改其操;琴瑟繁简而不失其节;埙篪温柔而不焦;箫管从容而不迫;籥笛同声而相合;笙竽同均而相和。革木无予律吕而乐不得不成。惟此八音之能事毕矣。

孔子在与鲁乐师论乐时说:“乐,其可知也?始作,翕如也,从之,纯如也,皦如也,绎如也;以成”(《论语·八俏篇》)。其意是说合乐起奏时,要整齐协调,是为“翕如”;各种乐器演奏音声要纯正和谐,是为“纯如”;伦次要明白不差,是为“皦如”;衔接有致,络绎不绝,是为“绎如”;一气呵成,是为“以成”。故后人严守圣训,在祭孔释奠时,当乐舞生与各献礼官员就位后,听鸣赞生唱: “举初献乐奏《宣平》之章”!一字一读、勃然而起,末稍托音悠然而飞,从容和雅,把人们带入庄严肃穆之境。麾生缓缓举起“升龙之幡,令乐生准备奏乐。节生徐徐升起旌节,令舞生各就舞位准备起舞。司柷生双手举“止”(击柷之器名)击柷“冬!冬!冬!”三声,节奏隐重,其音质朴无华,古人称之为“德音”。继柷声之后是鼓师击楹鼓三响,节制全乐。继之播鞉鼓三通,钟师即举槌击;镈钟一响,是为“金声”之始理。顿时众乐齐发,出音整齐,音质纯正,音色优美,中正和平,悠雅动听。特别是古埙、古篪相偶而歌,温柔而不焦,尤为宜人。编钟“当”的声音未绝,编磬“叮”一声,玉音又起,“钟板磬限”,明白不差,衔接有致,络绎不绝。歌生一字一音,嗓音浑厚,廉直大方,耐人品味。舞生一字一改换舞蹈姿势(不包括过渡动作)娴熟典雅,古朴大方。引赞和众相礼生侍奉着正献官诣行初献大礼。正献官依仪献香、献帛、献爵。太祝生读祝文声朗韵浓。各官依仪行祭祀大礼,时而一跪三叩头,时而三跪九叩头,重仪隆,感人屏气,动人心扉。一曲之终,磬师击特磬以收宫,“玉振”之始。最后,司敔生双手举“籈”先击虎首三响,又栎虎背三声,以除众声。西阶麾生举起“降龙”之幡,表示一个乐章的完成。节生偃节,舞生列队。

历代祭孔歌诗,多为“四言排句”,每篇八句,三十二字组成。其内容细分有三:一是歌颂孔子功业;二是表达对孔子追思尊崇;三是赞扬孔门贤哲的业绩。歌唱的突出特点就是“永长”。这是“雅颂之声陈德”的需要。因此速度极慢,一个人深吸一口气还唱不完一个字,於是须用人和唱。为使尾音浑厚庄重,往往是一人唱三人和,故有“一唱一和”、“一唱三叹”之说。其谱“一字一音”,所以显得特别平正直廉,歌生只要男性,不要女性,只要男中、低音,不用男高音。还要求歌生相貌端庄,仪表堂堂,身着儒服,头戴儒巾,双手执笏,文质彬彬,端端正正的站立歌唱。唱好祭孔乐歌的技巧修养要求很高。李文察说:“志微焦殺,固不能永。而粗厉猛愤亦不能永。必心平气和,不疾不徐,不刚不柔,然后始有永声。永声乃人心纯阳之气发而为纯阳之声。然,是永声亦未易得,必养之深,练之熟,识之精,然后有之。养不深,则无永之气;练不熟,则无永之力;识不精,则无永之辨。三者备,始可以言永矣”(见《操缦古乐谱》)。

祭孔须乐、歌、舞齐备,才算礼重仪隆,礼齐乐备。乐乃舞之魂;舞为乐之容。《乐记》云:“言之不足故长言之,长言之不足故喏叹之,嗟叹之不足,故不知手之舞之,足之蹈之”。

祭孔舞姿要求极严,寓意极深。其动作:一曰上转势(舞者面北舞),象恻隐之仁;二曰下转势(舞者面南舞),象羞恶之义;三曰外转势(舞者相背舞),象是非之智;四曰内转势(舞者相对舞),象辞让之礼。此四势为四纲,舞谱谓之送摇招邀。上转若邀宾之势;下转若送客之势;外转若摇出之势;内转若招入之势。此外还有八个转动舞姿为八目:“一曰转初势,象恻隐之仁;二曰转半势,象羞恶之义;三曰转周势,象笃实之信;四曰转过势,象是非之智;五曰转留势,象辞让之礼(屈其一足,伸其一足,所谓屈伸之势)此五势象“五常”;六曰伏观势,表示尊敬於君;七曰仰瞻势,表示亲爱於父;八曰回顾势,表示和顺於夫。从上可以看出,舞向转势均寓以深刻的思想内含,舞佾(即队形)的变动,也寄寓着独特的象征,这就是“俏舞六变”;初变在缀之中,东西立,象尼山(孔子的诞生地)毓圣,五老降庭(五老指神话传说中的五星之精,曾率舜升首山,导河渚。孔子诞生时又曾驾祥云幸尼山致贺,今尚有“五老峰”山)。再变而为佾数稍前进,象筮士於鲁而象治(筮士指初次为官的人)。三变而东西分,象历聘列国而四方化(指舞队东西分开而舞)。四变而稍后退(在三变队形的基础上稍后退一点而舞),象删述六经(指孔子删定过的“礼”、“乐”、“书”、“诗”、“易”、“春秋”)告备于天。五变而左右(舞队齐向左舞,向右舞),象讲伦授受,传道于贤。六变而复归于缀中(恢复就位时的队形),东西立,象庙堂尊崇,弟子配享(见《圣门乐志》)。

舞者皆男性俊秀儒童,其舞蹈动作有急有缓,声高则急,声低,则缓;有刚有柔,刚柔相济;有动势也有静势,动静有致;节奏鲜明,多姿多态,古朴大方,娴熟生动,典雅端庄,与庄严肃穆的祭孔礼仪配合得天衣无缝。

舞生在作预备姿势时,左手执籥在内衡于心前,右手秉羽在外竖于正中,籥羽合成“十”字,表示籥系吹器以立声,羽系饰物以立容。乐由中出,礼自外作,籥羽相合,礼乐具备,和顺积中,英华发外。体现了孔子的乐教美育思想。

为纪念中国古代伟大的思想家、教育家孔子诞辰,开展文化交流,广交朋友,发展旅游事业,繁荣经济,曲阜市文化部门根据《圣门乐志》、《圣门礼志》、《阙里文献考》、《礼记·乐记》等历史文献,请解放前曾亲自参过祭孔的人士为顾问,经过挖掘整理,排练而成“仿古祭孔乐舞”,将乐、歌、舞、礼四位浑然一体,作为古艺术的再现。每年九月二十八日——即孔子诞辰日,在孔子故乡曲阜进行表演。

自祭孔乐舞重新问世以来,中央、省到地、市、县级的电台、电视台、报社、杂志社先后有五十多家进行了录音、录相、撰文、摄影进行了报道。中国和日本《黄河》摄制A、B两组都进行了录相,制成了专题节目进行播放。把人们带入古香古色的艺术天地里,得到独特的东方古老艺术美的享受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(《曲阜文史》第9辑1989年9月)

上一篇:历史|孔子周游列国简述

下一篇:历史:“三皇五帝”与曲阜